高邮多彩化工有限公司

高邮多彩化工有限公司

 
ʶʻ˾banner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 潘先生
手机: 13305257800
电话: 0514-84637292
E-mail: chemcompany@163.com
传真: 0514-84637264
地址: 江苏省高邮市工业集中区

产品分类

纯碱市场价大幅度下行

来源:http://www.gycolors.com 发布时间:2012-10-17 8:53:00
截至今年二季度末,青海碱业、昆仑碱业和四川和邦3个厂库存量合计约30万吨,全国纯碱厂产成品库存量已超过70万吨
 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,主打产品是纯碱和烧碱的上市公司有32家。
  一个现象是,碱类企业都十分关心房地产行业的兴衰。因为玻璃、门窗、地板、管道等建筑材料最初的来源,都离不开纯碱或烧碱。实际上,建材行业景气度与纯碱和烧碱的价格关联度极高。
  与此同时,分割碱类产品下游市场的造纸、纺织、金属冶炼等行业,都在其价格涨跌过程推波助澜。
  纯碱与玻璃齐涨跌
  “纯碱的用途比较集中,40%-50%用来制造玻璃,20%左右是用于造纸、冶炼金属等。”华泰证券(9.67,0.10,1.04%)化工研究员吴剑平表示:“玻璃主要运用于房地产和汽车建材,其中房地产领域占绝大多数份额。”
  事实上,“房地产行业—玻璃行业—纯碱价格”是一条颇为清晰的价格传导路线。
  “现在的玻璃价格已经跌到了多年以来的低点,一些生产线已经被迫停掉了。”天津一家玻璃生产企业的李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玻璃价格与房地产在建项目开工率密切相关。”
 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今年1-8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同比下降6.8%。而上半年,玻璃龙头企业金晶科技(3.42,-0.02,-0.58%)亏损超过1亿,洛阳玻璃(5.40,-0.09,-1.64%)、耀皮玻璃(5.72,0.01,0.18%)分别亏损5241万、3512万。
  至于纯碱与玻璃之间,价格传导更为迅速。
  从产地分布情况看,环渤海湾、黄海中北部聚集了山东海化(4.23,0.09,2.17%)、三友化工(4.00,0.08,2.04%)、青岛碱业(7.48,0.27,3.74%)等大型制碱企业,而环渤海、山东半岛也是国内重要的玻璃产业基地。
  玻璃生产企业对区域纯碱供应商的高度依赖,形成了纯碱价格与玻璃价格出现齐跌共涨的现象。
  就在玻璃价格猛跌的今年,处于玻璃上游的纯碱也跌到了成本价。相应的,在玻璃价格高涨的2010年,纯碱价格迅速翻倍至每吨3000元以上。不过,高企的库存影响两者的联动反应。
  据中国玻璃信息网数据,九月下旬全国玻璃均价基本呈现普涨。然而纯碱价格依然在下跌,较去年最高时降低了1000元/吨。库存过高还导致纯碱与上游原盐价格出现“脱节”现象。
  “原盐9成以上是用于制造两碱,占纯碱生产成本的30%左右,也是影响纯碱价格的重要因素。”宏源证券(19.39,0.55,2.92%)一个不愿具名分析师告诉记者。
  国海证券(10.04,0.04,0.40%)今年8月份的一份研报提出,“今年山东海盐产量同比减少约300万吨,约占去年全国产量的5%,将对下半年原盐价格形成正面影响”。事实上,目前原盐价格波动并不大。
  “原盐和纯碱价格不同步是比较特殊的,但这种现象持续了一年左右,这也说明碱过剩的严重程度。”上述分析师说。
  烧碱和PVC“跷跷板”
  效应将更明显
  相比纯碱,烧碱的应用更广泛,同行竞争激烈,价格波动的几率也更大。
  从产业链看,烧碱的下游消费行业主要是造纸、纺织(印染、化纤)、氧化铝。据中投顾问发布的《2010-2015年中国氯碱工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》显示,造纸行业消费烧碱的比例为25%,纺织行业的消费比例为19%,氧化铝的消费比例为7%。这些“吃”烧碱主力行业的景气与否,成为烧碱价格波动的晴雨表。
  从单一产品看,氧化铝无疑与烧碱关系最密切。一吨耗烧碱量约为100-130千克(浓度折百计),而新建项目投产前期填充母液量消耗更大。
  “氧化铝企业装置的开工直接影响到烧碱企业的出货、生产。”深圳某券商化工行业分析师说:“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氧化铝市场时,很多氧化铝企业不得不停产、减产,使烧碱在该行业的消耗量骤减,价格迅速回落。”
  在下游产品“发威”之前,烧碱还时刻受共生产品的价格牵制。
  “烧碱是被动型产品,是伴随着氯的制造而产生。氯碱工业往往以氯定产。”上述宏源证券分析师说:“因为氯无法库存,而且烧碱还可用纯碱来代替。”
  实际上,氯价格低廉,真正影响烧碱价格的是以氯为原料制造的聚氯乙烯(下称“PVC”),这种产品广泛应用于管材、型材等房地产建材市场。
   “从历史曲线看,PVC和烧碱的产量比较一直很高,PVC产量的最低点,是烧碱产量的最高点。”一个长期跟踪研究PVC的业内人士表示。
  “PVC价格和烧碱价格有着明显的相关性,两者属于“跷跷板”的关系,并且PVC价格的变动一般先于烧碱,会有2~4个月左右的提前量,继而PVC价格的变化才会传导到烧碱。因为PVC的价格影响因素更多,价格变动敏感性更高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。
  核心上市公司
  全国纯碱产能最多的企业是三友化工,年产纯碱220万吨;双环科技(6.29,-0.16,-2.48%),年产纯碱180万吨。近日,年产纯碱80万吨的青岛碱业发布公告,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.8亿元左右。主营产品为纯碱的山东海化同样预亏,预计今年1-9月净利润亏损3.15亿元至3.2亿元,其中,7-9月亏损1.55亿元至1.6亿元。公司解释亏损原因是“公司下游企业开工不足,需求不旺”。
  据纯碱协会统计,截至今年二季度末,青海碱业、昆仑碱业和四川和邦3个厂库存量合计约30万吨,其他厂家库存量合计44万吨,全国纯碱厂产成品库存量已超过70万吨。
  类似的,氯碱行业产品差异很小,基本是市场完全竞争,你死我活现象比较明显。历史最悠久的PVC生产企业天原集团(6.84,0.17,2.55%)去年生产PVC47.77万吨,烧碱41.32万吨,分别同比下降8.34%、4.04%。净利润同比下滑八成,今年中报亏损1.6亿元。同样主营烧碱和PVC和氯碱化工(9.97,-0.29,-2.83%)却创下自1996年以来的最好业绩,年产26万吨烧碱的新疆天业(6.91,-0.09,-1.29%)中报盈利。
  “跷跷板效应”在内蒙君正(6.48,0.03,0.47%)公司制造了双赢。公司年产PVC31.41万吨,烧碱23.64万吨,公司称“碱(包括片碱和液碱)同比价格增幅较大,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PVC平均价格水平下降对营业利润率的影响。”据中国氯碱工业协会统计,2011年国内烧碱产能达3412万吨,同比增长12.9%。不过,企业的生产激情似乎未退。